春秋戰國時期

(約公元前770年-公元前221年)

春秋戰國時期,西周以來的禮制分崩離析,社會結構發生根本性變化;鐵器的廣泛使用促進了生產力和社會經濟的發展;學術思想百花齊放。民族間相互融合,華夏民族主體形成,整個社會在征戰兼并中逐步走向統一。

第一單元 大國爭霸和七雄并立


公元前770年,周平王遷都洛邑(今河南洛陽),中國歷史進入春秋戰國時期。這個時期是中國古代社會思想活躍、民族融合、政治大變革的階段。春秋時期的大國爭霸,給西周以來的政治秩序帶來嚴重的沖擊;戰國七雄的兼并征戰,促使地區間政治經濟趨于平衡,統一的趨勢日漸顯現,為秦王朝建立統一的中央集權國家奠定了基礎。

第二單元 春秋戰國時期的經濟和生活


秋戰國時期,各國的變法革新促進了地區經濟的迅速發展。鐵器的普遍使用提高了農業產量,促進了手工業、商業的繁榮。原先是各國政治、軍事中心的都邑,到戰國中期,都發展成為工商業大都會。

第一組 鐵農具的廣泛使用

春秋時期,中國人已經掌握了冶鐵技術。戰國時期,鑄鐵技術日趨成熟,特別是鑄鐵柔化技術的發明以及鐵范的使用,極大地提高了鐵器的產量。到戰國中期,鐵器已廣泛應用于農業,使農業生產迅速發展。

第二組 手工業的發展

春秋戰國時期,青銅器在鑄范的制作、合金原料的配比選擇、冶鑄的技巧上更加講究,其中合范鑄造、熔模鑄造、焊接等多項技術的出現,錯金、錯銀、嵌赤銅、包金、鎏金、鑲嵌、刻鏤等新工藝的使用,使青銅器制作呈現出新的風貌。絲織品的種類繁多,擁有當時世界上領先的織造技術;原始瓷器的燒制有所進步;大量金銀器和精美玉器、漆器的使用,表現出王室貴族追求奢華的時尚。

第三組 城市和商業

春秋戰國時期,城市的數量不斷增加,規模日益擴大,城市的商業特點日趨明顯。為適應商業發展的需要,各國大量鑄造金屬貨幣,實行各自的度量衡制。

第四組 日常生活

春秋戰國時期,貴族禮儀化的飲食活動依然很多,壺、簋、罍、鼎、盤、匜等青銅飲食器仍在使用;漆器因其艷麗而輕巧,被廣泛應用到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;絲織業的發展,使絲綢服裝成為貴族階層的主要衣著;華麗的銅燈、精美的銅鏡等,都成為貴族家居生活中的時尚用品。

第三單元 春秋戰國時期的文化


春秋戰國時期,文化領域發生巨變,一些得到良好教育的“士”人聚徒講學,著書立說,建立了眾多學術流派。其中,孔子開創的儒家學派與墨子開創的墨家學派成為時代顯學,弟子遍天下。他們與道家、法家、名家、陰陽家等學派自由爭論政治、思想領域的各種問題,在學術思想界形成了“百家爭鳴”的局面。思想界的活躍也促進了文學、史學、藝術與科學的發展,中華文明從此走入了一個生機勃勃、碩果累累的新時代。

第四單元 春秋戰國時期的周邊各族


春秋時期,中原人常常自稱為“諸夏”,將居住在周邊地區的部族稱為“蠻、夷、戎、狄”。隨著中原各國與周邊民族的密切交往,到春秋戰國之際,“蠻、夷、戎、狄”中的大多數部族逐漸與“諸夏”相融合,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建立奠定了基礎。

第一組 北部與西北部地區

春秋時期,北部與西北部地區的少數民族被泛稱為戎和狄。其中,戎包括北戎、山戎及部落眾多的西方戎族,狄包括白狄、赤狄、長狄等部族。到了戰國時期,這些部族多與華夏族融合成一體。北部地區的部族被泛稱為“胡貉”,包括東胡、匈奴、林胡、樓煩等;西北部地區的部族被泛稱為“氐羌”。

第二組 東部地區

春秋時期,東部地區的少數民族被泛稱為“夷”,分布在今山東、安徽及江蘇北部一帶,包括淮夷、徐夷、東夷等。

第三組 南部和東南部地區

春秋戰國時期,居于楚國境內或楚國之南的少數民族被稱為“群蠻”和“百濮”,他們后來逐漸融入楚國;東南部及嶺南少數民族被統稱為“百越”,分布于今浙江、江西、福建、廣東、廣西等地。

第四組 西南部地區

春秋戰國時期,西南部地區的主要少數民族是巴、蜀和西南夷。巴人分布在今重慶及四川東部、湖北西北部及陜西漢中地區;蜀人分布在今四川北部和西部;西南夷分布于今四川西北、西南部,云南和貴州兩省及廣西西部。
大赢家足球比分